辉哥视界

网络键盘侠、杠精真的不能惹,否则小命堪忧!

上周末的2018年6月24日晚上,在日本福冈,发生了一起凶杀案。一名男子在办公楼的厕所中,将另一名男子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刺死后逃跑,随后向警方投案自首。


警方最初碰到这个案子的时候,本以为是一起涉及黑社会的杀人案 —— 因为包括福冈在内的九州北部地区,是日本黑社会作案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。然而,当嫌犯自首后,警方才发现该名男子的杀人动机很简单。


“我是因为在网上跟他吵架,所以才想杀了他的。”


被害者名叫 冈本显一郎,41岁,是一名在日本有一定知名度的博客作者,网名叫做 hagex。他出生于1976年,目前工作是一家网络安全公司的职员,同时也开办一些网络安全、网络纠纷方面的讲座。


网络键盘侠、杠精真的不能惹,否则小命堪忧!


冈本显一郎的博客,目前仍在开放中:Hagex-day info


从他的博客内容来看,冈本更新博客的速度很高,几乎每天都有很多篇内容更新。从内容的角度来说,他基本上是在各种bbs上,摘录那些看起来可笑的事情,或者是那些令人无法理喻的人相关的内容。


比如这一篇:


《让爱情瞬间冷却的瞬间》


男朋友要去上司家吃饭,问我应该带什么伴手礼去做客。


我问了问他上司家是如何准备的,感觉上司和太太已经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,所以建议他不要带甜品一类的食物,更不要带放不了几天的东西。如果要选的话,就挑点心啊,饮料啊,或者跟大家能一起喝的酒就好了。


为了慎重起见,我还让他跟一起同去做客的其他四位同事商量一下。


过了几天,我想起了这件事,于是就问了问他最后买了什么。没想到他回答说:


“在超市买了生鱼片拼盘,带了过去。”


结果跟他同去的前辈当时就生气了。


原因是他问了同去的其他人,因为有人说要带日本酒过去,所以他就想带着生鱼片去下酒。


所以您就选了生鱼片吗?!


结果他还找借口说:“我也还小,不太明白啦。你不用觉得自责。”


这么说来,你把别人弄生气了,还有我的责任是吗??


既然完全无视了我的建议,反而他觉得办事不妥当倒有我的责任。对于在这种情况下,觉得带生鱼片拼盘也不错的感性的人,我是没办法了。所以就分手了。



据与冈本显一郎相熟识的人回忆,他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很好接触的人,开朗活泼,为人幽默,在网上也喜欢发一些让他觉得“生活真滑稽”的片段。


另一方面,作为网络观察家,他最反感的事情便是媒体强挖热点,在网上进行炒作的做法。在一些热点事件出现之后,冈本显一郎往往会在博客和评论中,说出一些与媒体导向相反的内容。由此一来,在冈本的博客文章下面,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一些“杠精”。而本案的犯罪嫌疑人,便是其中一名。


杀人嫌犯名叫松本英光,42岁,福冈人,无业。平日里的爱好,便是在一些知名的博客下留言,怼这些“自以为是的大V”。当发言不友善,而被站方封号之后,他还会注册小号继续攻击。


在案发之后,网友们从网上找到了他最近发布的一些内容:



2017年9月22日:

Hatena 博客(Hatena,日本博客服务提供商之一)的评论限制字数这么短,也就让你们这些傻逼垃圾能少暴露一些低能的智商吧。博主你这里的傻逼垃圾也太多了,靠这些纯属低能的粉丝你根本动不了我。

喜欢 hagex 写的东西的人,就是真的傻逼垃圾。

像那种只会翻来覆去说“垃圾你怎么不去死”的kyoumoe(另一博主),还有自称“炒作评论家”的 hagex,赞同他们写的东西,只要被我说“快去死吧”就装出一副被害者的样子,你们这些傻逼垃圾还要不要b脸?(手动滑稽)

能说出“我们就是支持这个博主”的人也真心让人服气了,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和 hagex 都是真理啊?你们活着真是毫无价值,呵呵(手动滑稽)



网络键盘侠、杠精真的不能惹,否则小命堪忧!

2018年2月5日

我被hatena封号了的时候,也会有写明理由(虽然理由不充分)的邮件通知的,还以为这是秘密被封号吗低能们(手动滑稽)



网络键盘侠、杠精真的不能惹,否则小命堪忧!

2018年2月5日

傻逼垃圾们只会老老实实地待着,怎么敢集体对我撕逼呢,你们这些低能(手动滑稽) 上次封号之后已经在2月把我的号解禁了,低能们。



网络键盘侠、杠精真的不能惹,否则小命堪忧!

2018年4月11日

喂喂,看来你们还是没有想改改自己集体撕逼行为的意思啊。不过我也明白,跟傻逼垃圾们沟通根本就是废话。所以我只能把你都宰了。

“如果你敢出现在我眼前的话,信不信我当面就砍了你。”我真想把这话对博客管理员说,可惜不知道他是谁,可惜了。

哎,你们这些只会背后集体撕逼的傻逼们,一边说着批判反对暴力的话,一边还干着这种勾当,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帮人啊。越来越想杀了你们。

你们是不是觉得,我跟《女高中生水泥杀人案》里面的犯人,是同样的性格啊?

我告诉你们,如果不把敌人杀掉,就是自己的不对,这就是所谓的弱肉强食。你们这些垃圾,就只敢对那些无法一一怼你们的池田勇人、伊藤春香的博客下对人家撕逼。

(作者注:池田勇人,日本的成功学博主之一,参与洗钱被揭发。伊藤春香,在博客上因为攻击童贞男性都是潜在的性犯罪者,而招致了大量的网络攻击。)

对那些被欺负的孩子来说,不能把欺负他们的坏孩子杀死,这就是他们自己的不对。

那些仗势欺人的人们,因为我反对集体霸凌,就反过头来把我视为害虫。所以看起来,我必须要把你们都杀掉才行了。

到头来,你们又会说“反对暴力”吧?



网络键盘侠、杠精真的不能惹,否则小命堪忧!


由于经常被封号,所以松本英光并没有固定的id,网友们因为他经常把别人称为“低能”,而称呼他为“低能先生”。


松本英光与冈本显一郎交恶已久,两人经常在 hagex 的博客下辩论。然而由于松本英光这个人往往“为了抬杠而留言”,也就是我们所谓的“杠精行为”,不仅招致了冈本的反感,更让很多冈本显一郎的读者们自发地起来怼这位“低能先生”。于是,松本英光便觉得,自己在 hagex 这里遭到了集团暴力。


在网上,日本网友往往将这种生活中一无所成,在网上却夸夸其谈甚至气焰嚣张的人,称作“网络弁庆”,语义上基本相当于我国的“键盘侠”。


(弁庆,日本历史上源平之战时期的一员勇将,大致相当于三国演义里面的典韦。)


今年4月份,在松本英光用新账号再次发表了一篇攻击性言论后,读者们自发地举报了他,导致他在短短十分钟之后便遭到了封号。由此怀恨在心的松本英光,误认为冈本显一郎与 hatena 的管理员勾结一气,于是便萌生了“要复仇”的想法。而在看到了4月11日,“低能先生”留下的与杀人相关的内容后,冈本显一郎向警方报警。


警方介入后,松本英光的小号再次遭到封禁。


2018年6月10日,在 hagex 的主页上,出现了一条通知:


网络键盘侠、杠精真的不能惹,否则小命堪忧!

“通知:6月24日在福冈将举办 网络观察学习会”


学习会的内容是:


网络键盘侠、杠精真的不能惹,否则小命堪忧!

“如何让博客达到100万浏览量”以及“遇到网络纠纷请打110”


而这样的通知,不仅发送给了已达220万浏览量的 hagex 的读者们,更是给了松本英光一个了解冈本显一郎行踪的绝好机会。




冈本显一郎是在6月24日中午,从东京赶往福冈的。当晚的学习会时间从17:30开始,到19:30结束,地点位于福冈市中心天神的一间大楼的一层会议室里。而松本英光,早在当天下午16时许,便携带着准备好的匕首(刃长16.5公分),来到了楼里潜伏。


19:50,冈本显一郎在学习会后,与来访的听众们交流了一会儿,便走出了会议室,准备上个洗手间再去吃饭。当他走进洗手间后,埋伏在楼梯上的松本英光也跟着他走了进来,反手将厕所的门锁住,随后扑上去用匕首对着毫无防备的冈本显一郎的头部和颈部猛刺。


对冈本显一郎实施完刺杀之后,松本英光打开了厕所的门,用停在门外的自行车夺路而逃。随后清扫厕所的清洁工发现了冈本显一郎的尸体,通知了警方。警方对嫌犯实施了追捕,但只找到了他遗弃在河边的自行车。当晚23时左右,松本英光向警方自首投案。


然而,此事还没有结束。


当晚22时29分,有人在网上找到了一封自称“低能先生”的犯行告白书。




老子终于不再是个只会说的键盘侠了。


无论怎么反击,你们也不会停止喷我,跟我辩论,你们就能得到所谓的“正当性”吗。


(反正这种网上的群攻,也不会有任何的正当性)


把我叫做“低能先生”,然后就一边笑着一边举报我,封杀我的人们,这就是我给你们的回答。


你们还会说“早就想到你会这样做”吗?事情变成这样,不就是你们这些在网上认识我的所有人的责任吗?


可别说“我们没想到会变成这样”哦?


基本上是个家里蹲的42岁的我,体力已经耗尽了。


本来想去东京,到 Hatena 公司向他们问个好的,看来不行了。


我的脚扭到了。


不管怎么说,hatena 的管理员们,以前把我当成个键盘侠挺好的


让我发泄一下怨气,这还得感谢你们。


那些举报我的人,这都得拜你们所赐。


我这就准备去附近的派出所自首,承担自己的责任。因为脚扭到了,所以可能得花30分钟吧。


(来自 Hatena 匿名日记,目前原文已经删除。)


从一名键盘侠、杠精,发展成为一名杀人犯,也许真的只是一念之差。在本案中,嫌犯松本英光的思维可以说是相当偏激的,认为与自己对着干的人,就应该由自己去亲手除掉对方。而这一思路,也导致了他将自己在网络上所遭遇的排挤、嗤笑,都转化成为了杀死 hagex,也就是冈本显一郎的动力。据警方透露,松本英光供述说自己在当天刺杀之前,从未见过冈本显一郎,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名是什么 —— 他所瞄准的,只有 hagex 这个博主而已。


而这也是日本第一起,由于网络纠纷而发生的杀人案。


也许很多人都不会认识到这一点:我们永远无法通过争论,来彻底说服他人。而我是在2010年,在东大讲堂里听 Michael Sandel 的公开课时,记住的这句话。这一结论我无法确认它是否完全正确,但在日常生活和网络世界里,我相信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。


任何人对于其他人和事物的理解,或是说他自己的世界观,都与他受到的教育、成长的环境、家庭的培养是分不开的。因此,想要通过短短的几句话,就能够彻底地说服别人,这恐怕只有真的是触及灵魂的对话,才有可能发生。而一个人的灵魂,又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地触及呢?


所以我在这里,也算是奉劝各位吧:


第一,别当一个键盘侠,也别当杠精,凡事儿先想想自己是否完全正确,而在阅读他人的言论时,自己又是否误解了人家的意思;


第二,就算你觉得别人说的不对,找个地方说出自己认为对的话就可以了,不用去反唇相讥;


第三,对于看不惯的人,该无视就无视,能省好多麻烦,甚至能救自己一命。



赞 ()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